斯雄
?

《杏花村雨后》 魏 鎮繪
?
  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每到春節從北京回湖北老家過年,我都會花錢買瓶好酒孝敬父母。
  記憶中,買得最多的是老“八大名酒”之一的杏花村汾酒。酒瓶呈琵琶型,白瓷質地,飾以"/> 麻将来了里面的猜猜乐
薦讀 | 斯雄《杏花村記》
作者: 斯雄  信息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布時間:2019-11-03  瀏覽次數:16

 

201911031035581139_j0aDLWlt.png

《杏花村雨后》 魏鎮繪

 

  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每到春節從北京回湖北老家過年,我都會花錢買瓶好酒孝敬父母。

  記憶中,買得最多的是老“八大名酒”之一的杏花村汾酒。酒瓶呈琵琶型,白瓷質地,飾以花紋并彩畫,畫中題有“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我也因此很自然地認為,杜牧《清明》詩的發生地,是在山西。

  直到有一次到安徽池州出差,當地人建議我去看一下杏花村。

  “哪個杏花村?”

  “就是杜牧《清明》詩中所指的杏花村呀。”

  “那個杏花村不是在山西嗎?”我有些愕然。

  “不,是在我們池州市,貴池區城西秀山門外。”當地人很肯定地說。

  我還是將信將疑。

  從北村口一路走下來,杏花流泉、問酒驛、白浦荷風、唐茶村落、窺園、百杏園……唐風唐韻令人仿佛有穿越之感。杏花村文化旅游區據稱以史載杏花村舊址為基礎復建。村里新建有牧之樓,“牧之”二字取自杜牧存世的唯一書法作品《張好好詩》。樓內展示有《天一閣藏明代方志選刊〈池州府志〉》,志中記載:“杏花村,在城西里許。杜牧詩‘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陳列的史料文獻還有許多,可謂旁征博引。

  自古為村立志者,頗為罕見。然清康熙年間貴池人郎溪編撰有《杏花村志》十二卷,以浙江巡撫采進本收入《欽定四庫全書》,為唯一入選《四庫全書》的村志。至清末民初,池州人胡子正編纂有《杏花村志續集》傳世。1979年版《辭海》說得更明確:“杏花村,在安徽貴池市西。向以產酒著名。《江南通志》載:唐詩人杜牧任池州刺史時,有‘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一詩,即指此。”

  如此看來,說杜牧筆下的杏花村在池州,也算是有據可考。因此在新中國成立后,貴池便著手復建杏花村,先后建有兩個杏花村文化公園。2012年開始,池州市政府開始大規模建設杏花村文化旅游區,計劃建成一個集傳統文化與現代觀念為一體的大型民俗休閑度假區,意在恢復“十里煙村一色紅”的壯觀景象,將杏花村復建成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詩村”。

  除了池州杏花村,全國叫杏花村、號稱是杜牧《清明》詩發生地的,有不下20個。其中包括廣為知曉的山西汾陽,還有湖北麻城。杜牧任池州刺史前,在黃州任刺史,麻城時為黃州轄縣。而江西玉山縣也有個杏花村,因杜牧曾赴江西任觀察使幕……這些杏花村,多少都能找出一些史料、文獻為之佐證。

  考察史料可知,天下杏花村未必只一家。

  村,本為鄉下聚居的處所,至唐代方成為管理單元。村落的命名,或按姓氏,或據山形地貌,或取自典籍,或得自盛產之動植物,不一而足。叫杏花村,本不稀奇。但要認定哪個杏花村一定是杜牧《清明》詩的發生地,確實有難度,畢竟杜牧沒有明說過。

  蹊蹺的是,一直到南宋前,都沒有明確《清明》詩是杜牧的詩作。同時代人,杜牧的外甥裴延翰為杜牧所編纂的《樊川文集》中未收錄此詩,北宋年間所編《樊川別集》乃至《樊川外集》也沒有,只是在南宋年間所編《樊川續別集》里才第一次出現。清康熙年間編校的《全唐詩》,“得詩四萬八千九百余首,凡二千二百余人”,所收杜牧詩作,仍未見《清明》詩。明中后葉始,個別方志中才談及杜牧與《清明》詩、杏花村的關系。難怪陳寅恪在其《元白詩箋證稿·附校補記》中說,“此詩收入明代《千家詩》節本,乃三家村課蒙之教科書,數百年來是唐詩最流行之一首。若就其出處,殊為可疑”。

  更糟糕的是,《清明》詩從一開始出現,就沒有明確是在何時、何地所寫。歷代不少學者認為,杏花是典型的唐代意象,“杏花意象”在唐時不外乎“春天的象征”“村野”“成仙”及與科舉功名有關的“杏園”等寓意,至宋以后,才漸漸與“村野酒家”產生關聯。

  如此看來,《清明》詩中的“杏花村”,或許只是一個文學意象,并非專指某一具體村落。

  《四庫全書》收錄《杏花村志》時,加有按語點評:“杜牧之為池陽守,清明日出游,詩有‘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句,蓋從言風景之詞,猶之‘楊柳’‘蘆荻洲’耳,必指一村以實之,則活句反為滯相矣。然流俗相沿,多喜附會古跡以夸飾土風……”讀罷讓人面紅耳熱,汗顏不已。

  這倒讓我一下子想到一句網絡戲謔之言:“伏羲東奔西走,黃帝四海為家,諸葛到處顯靈,女媧遍地開花……”

  可不是嗎?近些年來,鑒于年代久遠,又無法準確考證,類似“杏花村”這樣爭搶名人故里、古代名址的事屢見不鮮。甚至不管歷史上是否真實存在過的人物、遺址,乃至神話、小說中的虛構人物,居然也被無休止地爭來奪去。

  而對“杏花村”而言,其商標被一分為二,“酒”在山西,“玩”在安徽,算是各得其所了。現實點講,如今再圍繞杜牧、《清明》詩與杏花村之間的關系去作無謂的爭論,既無意義也無趣。如真能借此打造既有歷史又有文化的旅游勝地,助力鄉村振興,發展經濟,倒不失為美談。

麻将来了里面的猜猜乐 71144992237314035567599521192637991025836995343391234087266891120887287988631566467220724275033826817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