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所里有近30名博士,每年拿到20項左右的課題,這就意味著有一部分博士無法拿到課題。一方面,沒有課題就"/> 麻将来了里面的猜猜乐
有三只“怪獸”,專吃科研人員睡眠
    發布時間:2017-03-21  瀏覽次數:1443

    作為科研所里的技術骨干,劉曉寒博士自稱“睡不好覺是常態”。

    “我們所里有近30名博士,每年拿到20項左右的課題,這就意味著有一部分博士無法拿到課題。一方面,沒有課題就沒有經費,也沒有做實驗的條件,這讓博士們競爭壓力很大;另一方面,在現行的游戲規則下,即使拿到課題,上級也希望‘今年立項,明年出成績,一年都有新變化’,這讓科研者睡不好覺。”

   在科技工作者群體中,劉曉寒博士的境遇不是個例。在3月21日“世界睡眠日”來臨前夕,山東省科協、山東省應用統計協會、濟南大學軟實力研究中心進行了一次調查,這項針對山東省科技工作者需求狀況、有效問卷達到3177份的調查報告顯示:

    科技工作者們工作強度較大,平均每天工作時間8.56個小時,超過了8個小時的國家法定工作日時間,其中最長的工作日時間達到了17個小時;而周末有81.99%的科技工作者選擇了加班,平均加班時間3.27個小時,最長加班時間達到16個小時。較大的工作強度導致的結果之一便是“睡不好覺”。

    充足的睡眠、均衡的飲食和適當的運動,是國際社會公認的三項健康標準,但在科研工作者這里似乎成了奢望。

    北大心理系博士、中科院心理所組織與員工促進中心測評部主任肖震宇曾在知乎上分享所得:對于學術水平高的科研人員來說,學術就是他們的生命,“像我們引進的一名‘杰青’兼‘百人’,他的鋪蓋直接就放在實驗室,經常通宵處理實驗數據。”“很多搞學術的特別看重自己的學術聲譽,自己給自己加壓,所以科研環境再寬松也是沒用的。”

    劉曉寒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科研是腦力勞動,壓力本身就大;睡眠時間雖然不能與科研水平畫等號,但沒有大量科研時間的傾注,做出成績通常很難。同時,這個行業競爭激烈,上有領導,下有同事,都在看著你,不抓住時間做出事情來感覺誰都對不住”。

    上述調查報告顯示,導致科研人“睡不好覺”的主要壓力有三:第一,“雜務多,自由支配的業務和科研時間不充足”,占57%;“職務晉升困難,前景不明”,占34%;第二,“工作強度過大或時間過長”,占33%;“業務活動缺乏創新、天天都一樣的工作令人乏味”,占23%;第三,有19%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能力不夠,跟不上目前知識更新速度,適應不了目前的工作”。

    盡管工作壓力大導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但劉曉寒博士并不想換工作。因為從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他看到了希望。關于2017年的重點工作,政府工作報告有兩件事和科研群體們有著密切聯系,可望緩解科研人“睡不好覺”的現狀:

    第一,“提高博士研究生國家助學金補助標準”;第二,“切實落實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權,落實股權期權和分紅等激勵政策,落實科研經費和項目管理制度改革,讓科研人員不再為雜事瑣事分心勞神”。

麻将来了里面的猜猜乐 351158890682205898015995092552518956556159355501392082182282828819376236583614483943085683526280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